丽丽的故事:学校人际关系不适应案例咨询
信息来源:中国学生网 发布时间:2011-11-24
导读:人类是群居性的社会群体,其中,中学生最易受到同龄团体的影响。如何建立同龄人团体关系,满足自我归属感需要似乎在中学生中十分重要。

 

    她是神经病吗?

    和丽丽结识还是在咨询室开始的。那天,在电话预约好之后,我如期等待着她的到来。第一次,丽丽是由她的父母陪同而来的。一进门,展现在我面前的是这样的一个3口之家:父母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尤其是母亲,她显得很焦虑;丽丽则显得有些紧张,低着头不敢看我,紧紧地依偎在父母的身旁。为了让丽丽感到自然些,我拿了一本漫画书给她看。

    “丽丽学校的老师说她有心理问题,您说这该怎么办呀?”丽丽的母亲一坐下来就问了我这样一句话。我能够想象得到老师的这句话对她母亲产生了多大的心理影响。

    “请慢慢告诉我详细的经过,好吗?为什么老师会这么说呢?”

    丽丽的母亲告诉我,学校的老师说丽丽在学校里不合群,下课后也不和小朋友们说话,总是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坐位上。上星期,丽丽还跟班里的一位同学发生争执,两人竟打了起来。最近,丽丽开始越来越讨厌上学了。问她为什么,她就说学校里的同学都很“烦”。丽丽的母亲为此而担心焦虑,以至一连好几天都睡不好觉。

    “您能告诉我丽丽在家的表现吗?”

    “平时在家,她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挺喜欢和我跟她父亲说话的。而且,她对我们很亲热,总爱靠靠我们、摸摸我们,以至于老师说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在心理成长方面也存在着障碍。只是有时候我们工作很忙,没时间在家陪她,她就一个人做做作业、听听音乐之类的。”

    为什么丽丽在家和在学校的表现会如此不同呢?我心里暗自同自己。其中肯定有隐情。

    “老师反映丽丽的这种表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就是从丽丽上预备班开始的吧。”

    “也就是说丽丽是从上中学才开始表现出不合群的,之前并没有什么异样,对吗?”

    “是的。上小学时,丽丽跟小朋友们兑砘往得不错,她还经常带同学回家来玩。但自从上了中学以后,就没见她再带过同学回家了。”

    我想问题肯定出在现在的学校里。接下来,便是我和丽丽的单独交谈了。为了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我并没有马上就问丽丽有关学校中发生的事,而是找了个比较轻松的话题,希望能消除丽丽的紧张情绪。我问丽丽她平时有些什么兴趣爱好,她说她喜欢看漫画书。她对漫画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她认为日本漫画色形俱佳,只是有时过于煽情;中国漫画由于发展不成熟,无论在制作上还是在故事情节上都略显呆板;美国漫画描绘的故事总觉得与现实生活相差甚远。

    在交谈之中我发现,丽丽其实是个很有思想的女孩子,这似乎与她幼童般的行为有所不符。我尽量创造机会让丽丽多发表自己的意见,并表现出对其所说的很感兴趣。丽丽就好象是遇上了“知音”,对我饶有兴趣地讲述着她的故事。

    丽丽出生在一个较贫困的家庭中,父亲常年在外工作,从小几乎都靠母亲抚养长大。丽丽的母亲是个淳朴的农村妇女,她很爱自己的女儿,总希望能弥补父亲不在身边对丽丽造成的伤害。但为了工作,她有时不得不将丽丽独自留在家中。童年对丽丽来说是个孤独的回忆,她总是很羡慕邻居家的孩子,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都在身边。1年前,丽丽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这时的父亲己身患疑症。丽丽很担心父亲的病,她总是希望能和久别的父亲多亲近一会儿。丽丽很懂事,在学习上从不让父母担心,每天都自觉地完成作业,空闲时还自觉看些课外书。在班上,丽丽的成绩也总是保持在10名以内。

    “丽丽,你为什么不愿跟班上同学说话呢?”适才情绪高扬的丽丽,一下子变沉默了。过了许久她才开口说:“因为他们认为我是神经病。”

    “为什么他们会这样认为的?”

    “是老师说的。”

    我很震惊,老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是你亲耳听见的吗?”

    “不,老师没说我是神经病,她对我妈妈说我有心理问题。”

    为什么在我面前如此健康聪明的女孩子,老师会认为她有心理问题呢?是因为她在学校的不合群表现吗?如果是,那又是什么导致了丽丽的不合群行为呢?原来丽丽现在的班上有位男同学,他是丽丽家隔壁男孩骏的朋友。他看见骏时常去丽丽家玩,就在班上大肆渲染说丽丽跟骏谈恋爱。丽丽很反感他这样做,可又制止不了他。如此在班上一传十、十传百,弄得就像是真的一样。丽丽面对这样的情景,她感到无力挽回别人对她的误解,干脆就采取了谁也不理的消极防御态度。而老师出于对丽丽健康成长的关心,向其父母反映了丽丽在校的不合群表现,希望丽丽的家长能带丽丽去心理咨询中心做心理咨询。不幸的是,班上几位调皮的同学得知此情,误将老师说的心理问题等同于精神问题,认为丽丽是神经病。于是,他们在班上大肆嘲讽丽丽,使丽丽的心情更为沮丧,不愿与人交往,继而产生了厌学情绪。

    说完这些后,丽丽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所以,我没有继续询问下去,而是让丽丽慢慢地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为了进一步确定丽丽的症状,我给丽丽做了个YG性格测试。测试的结果显示,丽丽的性格属于开朗、沉着、有自信;她思维敏捷,学习能力强;信任人,能与人和睦相处;但情绪较易波动;且主观性较强。这结果与我的观察大致相似。

    在第一次咨询结束之前,我向丽丽的父母说明了大致的情况。首先,丽丽在心理上不存在什么严重的障碍。她的不合群完全是因为受到了外界的压力而产生的防御行为。如果给丽丽换个环境,或者扭转班上同学的歧见,我相信丽丽会成为一个受人欢迎的女孩的。其次,丽丽在行为上表现出对父母的过于亲昵,其实是在弥补她幼年丧失的父爱。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情况会慢慢好转的。最后,我建议丽丽再来一次,以便我指导一些有关人际关系方面的具体注意事项和应对技巧。听完了我的话,丽丽的父母如释重负,尤其是丽丽的母亲,她激动地告诉我今晚她可以安安心心地睡觉了。

    少女的自画像

    再次见到丽丽,她已不像先前那样显得拘谨了。我询问了她有关最近的状况,她告诉我快临近期终考试了,因此最近功课很多。闲聊了几句后,我就开室眸入了正式的话题。

    “丽丽,你现在在学校里是如何跟同学相处的呢?”

    丽丽告诉我,她不愿跟班上的同学讲话,即便有人主动来找她玩,她也不予理睬。

    “丽丽,那你在内心里愿意跟同学交往吗?”

    丽丽沉默了一会,点点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除了那些嘲笑你的同学之外,为什么你没跟班上的其他同学交上朋友呢?”

    丽丽想了想,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为了让丽丽更加深刻地了解自己,我让丽丽做了画人测验。在我的提问下,丽丽告诉我她是个14岁的女孩,正在班上做演讲;她喜欢漫画,讨厌戴眼镜的人(班上嘲讽丽丽的同学是个戴眼镜的人);她将来想成为一名时装模特儿。当我问及该女孩有何优点或缺点时,她脱口而出说该女孩的优点是开朗、有自信,但她却想不出该女孩有什么缺点。

    做完画人测验后,我告诉丽丽其实画中的女孩就是丽丽。画中的女孩有着较高的成就动机,但她却只注意自己的优点,而忽视了自己的缺点。这正如现实生活中的丽丽。丽丽有时过于主观,在与人交往中,只看见别人的缺点,而不注意自身的不足,往往给人留下冷漠、清高的印象。这使得那些即便愿意跟丽丽交往的同学也退避三舍了。丽丽听完了我的话,似有感悟地点了点头。

    为了纠正丽丽在校的交友方式,我采用了行为疗法中的角色扮演(role playing)方法。第一回,我让丽丽扮演她自己,而我则扮演一位向丽丽求助的同学。我要求丽丽尽量做到态度和善、语气亲切。丽丽做得很生硬,泄气地说她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我鼓励丽丽别灰心,只要锲而不舍,终究会铁棒磨成针的。接着,我来扮演丽丽,让她仔细观察我是如何做的。就这样,我们轮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在几次这种互动后,丽丽逐渐学会了如何做一个既热心又不失自尊的人。

    丽丽的症状属于学校人际关系不适应症。丽丽在学校里受到同学们的误解——认为她跟骏在谈恋爱,这使得丽丽感到很气愤。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丽丽并没有采取积极的态度去应对,而是消极地逃避。此后,老师的言行又被班上的几名同学给误解,他们在班上大肆嘲讽丽丽是神经病,使得丽丽原本“受伤”的心灵再次受到打击。

    丽丽是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女孩,她面临着“第二次心理诞生”,即逐渐脱离家庭,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这时期的青少年,正像婴儿为了吸吮乳汁本能地挨紧母亲一样,他们为了完成自我同一性地发展,需要寻找有关的他人——同辈伙伴。在同辈伙伴中,育少年可以得到一个新的巨大的信息来源,这些信息包括价值观、性别作用和可供考虑的选择等等。他还可以得到一个能与之相互作用的组织,在其中他可以评价和提高自己目前的地位,以获得进入成年社会所必需的素质。但实际上,由于独立倾向和尚未真正具备独立的能力两种状态是并存的,他们虽然热衷于摆脱家长和老师,却很难真正的独立,于是往往是不自觉地依靠和凭借同辈之间的相互支持和肯定完成逐渐脱离长辈的独立过程。

    处于青春期的学生,自我意识的发展也格外引人注意。他们特别关心他人对自己的看法,被人尊重的愿望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更为强烈;当遭受误解、经历失败时,他们所体验到的挫折感也格外沉重。丽丽正是处于这一关键期,她渴望得到同学的认可,但不幸却成为班上同学调侃的对象。她的自我意识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促使她远离班上的同学,成为一个在老师眼里不“正常”的孩子。

    从这件事上,我们还可以看出教师的言行对学生健康成长的影响力有多大。由于中小学生心理还不够成熟,他们具有模仿性强、好奇心盛、可塑性大的心理特点。作为学生模仿的榜样,老师应格外地谨言慎行。例如,在丽丽这个案例中,老师向家长反映情况(尤其是有关学生心理健康方面的),应注意尽量做到保密,以免在同学中造成不良影响。


    在丽丽这个案例中,我一开始主要采用的是“来谈者中心疗法”(Client-Central Therapy),我对丽丽无条件地积极关注、认真地倾听,并与我建立了良好的咨询关系。丽丽本不是一个爱离群索居的女孩,她因受到了学校同学的嘲讽,才开始变得自我封闭、不合群的。我相信只要给丽丽创造一个充满爱和关心的周围环境,丽丽是能够打开自己的心扉的。因此在咨询过程中,我尽量让丽丽感受到我的关心和帮助,使丽丽重塑了人际交往的信心。此后,我又运用了角色扮演的方法,让丽丽学会正确的待人处世方式,纠正了丽丽的消极态度。对于青少年而言,角色扮演是心理治疗中行为重塑的一个常用的方法。在本案例中,该方法获得了较好的效果。

    从本案例中,我们可以得到的启示是,中学生最易受到同龄团体的影响。当他们一旦遭受同龄团体的排斥,将严重影响其心理的健康成长。老师应注意加强班级建设,形成良好的班级凝聚力,建立健康的同龄人团体关系,满足学生对同龄人团体归属的需要。

    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丽丽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已经换了一所学校念书了。现在,她跟班上的同学都处得还可以,尤其是她还结识了一位与她颇有共同兴趣的女孩——她们都爱看漫画。我鼓励丽丽如果对漫画真有兴趣,不妨自己也学着进行一些创作。丽丽说她也正有此意,打算试着将自己的创意描绘下来,以待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