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殇里,我丢了你
信息来源:散文吧 发布时间:2011-11-12
导读:有时,真的不明白蛰伏在心头的是如何的一种感觉。以为这种感觉再也不会出现,或者一直希望淡然的面对生活。
就像在炎热的夏季午后,快要中暑了,却还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安妮说:青春期,你常常觉得百转千折,心有惆怅。任何人的青春期,带着血腥的残酷意味。你说会是吗?感觉自己不曾叛逆,又感觉自己正在叛逆。大人始终喜欢的不是这样的我们。他们希望我们听话时像一张白纸,自主时老成的像历经沧桑的老人。只是我不明白。

 

    有时,真的不明白蛰伏在心头的是如何的一种感觉。以为这种感觉再也不会出现,或者一直希望淡然的面对生活。

    就像在炎热的夏季午后,快要中暑了,却还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安妮说:青春期,你常常觉得百转千折,心有惆怅。任何人的青春期,带着血腥的残酷意味。你说会是吗?感觉自己不曾叛逆,又感觉自己正在叛逆。大人始终喜欢的不是这样的我们。他们希望我们听话时像一张白纸,自主时老成的像历经沧桑的老人。只是我不明白。

    "如果我们都是好孩子,就可以留连在时光的原地坐在一起,听那些永远不会老去的故事和歌",那么是不是我们都不是好孩子,因为我们一直在时间的洪流里被裹挟而去。我以为只要握过的手就可以地老天荒,我以为一起微笑过的人便可以沧海桑田。可是当时间一件一件掏空所拥有的,当我看见很多的人匆匆走过我的年华。想大声嘶哑着喉咙对着他(她)们唱朴树的"我在这里呀,就在这里啊!”,却发现早已哽咽发不出声,只听见心底不成曲调的呜呜声。

    读过姜岩的一段话吗?“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有时候,我也想这样,多好啊!不用对着《星星点灯》的歌词感慨太多的似曾相识,“在现实中迷失才发现自己的脆弱,看着你含泪的离去想着茫茫的前程”。

    昨晚在火车上的朋友说“即使是一方车窗,由它入眼的景色也可以给人震撼”,不觉让我想起七堇年在《与君书》里写的我最爱的一段“在我坐着流浪的夜班火车穿越茫茫黑暗的时刻,听着悲伤情歌眼泪仍然簌簌扑落,我知道我又想起你。这想念如眼泪一样廉价而徒劳,却是我所能掌握的最后纪念。黑暗中车窗如镜,陌生而广大的世间燃烧着灯火,此刻又有多少出悲欢情事正在轮回上演,我默默观望别人的戏码,并就此看到自己的脸,瞳仁里还有你的吻。”

    我知道朋友的心情是好的,与七堇年的不同,只是,你说同样想要流浪的我,在夜班火车上会有谁的心情呢?

    是不是担心现在的我,其实我很好,时光经常点点滴滴的斑驳我的记忆,就像一面透明的镜子有了越来越多的雾气,镜子的一面是过去,另一面是未来。我站在过去望向未来,一切一切隔着玻璃去看,都很好,都能给我希望。

    只是现在,只是后来,你在哪里?